澳洲10微信群,幸运5群,快三群,澳洲幸运10微信群

“習書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寧德人民早日擺脫貧困”

时间:12-03/2019 09:59 | 点击次数:

原標題:“習書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寧德人民早日擺脫貧困”

“習書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寧德人民早日擺脫貧困”

採訪對象:陳修茂,1951年7月生,福建福清人。1987年任寧德地區寧德縣(市)委書記,1990年8月后任寧德地委委員、紀委書記,福建省紀委常委、省紀委副書記,廈門市委副書記、紀委書記,廈門市政協主席。

採 訪 組:田玉玨 薛偉江 李 政

採訪日期:2017年8月27日

採訪地點:廈門市政協陳修茂同志辦公室

採訪組:陳主席,您好!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到寧德任職時,您對他的第一印象。

陳修茂: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任地委書記的。當時,寧德除了寧德、霞浦、古田3個縣以外,其他6個縣都是全國連片貧困區,整個地區財政收入不到5000萬元,地區所在地寧德縣的財政收入還不到400萬元。我那時候是寧德縣委書記。1989年,也就是習書記來寧德的第二年,寧德縣由縣改為縣級市,1999年更名為蕉城區,但我們還是習慣稱寧德縣即當時的寧德市為寧德小市。

當時寧德地區的發展特點,可以用“老、少、邊、島”4個字概括。第一個“老”,整個福建有兩塊老區,一塊是閩西的龍岩地區,一塊就是閩東的寧德地區,這裡有一半的鄉鎮都是老區。第二個“少”,是全國畬族最集中的地區之一,福安、寧德、霞浦、柘榮、古田等地都有畬族鄉畬族村。第三個“邊”,當時寧德地區地處邊境,發展較為落后。以寧德縣為例,縣下面的洪口鄉連砂石路都不通,拖拉機都開不到鄉裡。那時習書記去洪口鄉調研,都是走路去的。第四個“島”,寧德島很多,海岸線很長,彎彎曲曲有1046公裡。

習書記剛到寧德上任的時候,臨時住在閩東賓館。那時,賓館條件很差。正值6月,寧德酷暑難耐,賓館連空調都沒有。但習書記既來之,則安之。他給我們大家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:簡朴、親切、平易近人。

那個時候,寧德的干部群眾對習書記充滿期待,其中也有“等、靠、要”的思想,知道習書記在北京工作過,又在廈門特區當過副市長,希望他能帶領寧德人民大干快上,馬上開發三都澳、建設鐵路、高速公路等等,能很快地推動閩東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。

採訪組:面對這種期待,習近平同志的態度是怎樣的?他採取了哪些實際舉措?

陳修茂:習書記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扑下身子,到基層開展調研。他特別看重基層工作,對寧德全體黨員尤其是領導干部明確提出“四下基層”的要求,就是:信訪接待下基層、現場辦公下基層、調查研究下基層、宣傳黨的方針政策下基層。這成為他工作思路和工作作風的生動體現。

對於“四下基層”,習書記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“調查研究下基層”。那些一般人很少去的偏遠山村,他都去調研走訪。有的地方車子進不去,他就走路,走也要走進去了解群眾的真實生活狀況。他說,隻有這樣才能看到真實的東西。

調研中,他貼近群眾,說老百姓聽得懂的話,問老百姓最關切的問題。他認為,做好基層工作,村干部至關重要。有一次,他在一個村裡調研時講:“當好村干部,要做好幾件事:一是要有帶領大家脫貧致富的理想,首先要勇於帶領大家擺脫貧困﹔二是不能多吃多佔,不僅群眾的東西不能多吃多佔,集體的東西也不能多吃多佔﹔三是遇事多與群眾商量,處事要一碗水端平。”他講得既中肯又實在,大家聽了都不住地點頭稱贊,感到有這樣的領導做父母官,心裡都很踏實。

1988年底,他到我們寧德縣洪口鄉調研。洪口是寧德地區四大特困鄉之一,與壽寧縣的下黨鄉齊名。調研中,他了解到整個洪口鄉人口少,梯田面積大,糧食產量低,立即對縣裡提出要求:“洪口鄉是新成立的一個鄉,大家要全力支持,要派最強的干部去當書記和鄉長。”隨后,習書記又對洪口鄉的發展指明方向:第一,洪口鄉身處大山之中,造林自不必說,還要種一些經濟作物,比如種茶、種果、栽竹子等﹔第二,這裡水資源很豐富,應該勘察一下,看能不能建水庫搞水力發電。我們按照習書記的指示,派當時任縣民政局局長的一位經驗豐富的干部去洪口鄉任書記,很快把洪口鄉的各方面工作都帶入了軌道。后來,我們在洪口修路時進行勘察,發現洪口確如習書記所說的,很適合修建水庫水電站。最后,我們把洪口水庫建成了,既發電,又吸收部分勞動力,而且還把洪口變成了一個旅游景點。這為洪口鄉快速發展奠定了扎實基礎。水庫落成時,習書記已經調離寧德,但水庫卻是他當年在洪口調研時提出來建設的。如果沒有這個水庫,洪口的脫貧速度不會這麼快。

採訪組:除了調查研究下基層,習近平同志在其他三個方面還有哪些讓您印象深刻的事情?

陳修茂:習書記不僅調研在基層,面對寧德當時較為繁重的信訪工作,他要求信訪工作也要下基層。具體來說,就是由縣有關部門領導組成隊伍,縣四大班子領導親自帶隊,到鄉鎮一線去開展信訪工作。簡單地說,就是變群眾上訪為領導干部主動下訪。按照習書記的要求,群眾接待日要提前一個星期貼出公告,清清楚楚地告訴老百姓:某月某日,縣裡主要領導要到某某鎮召開群眾接待會,歡迎大家前來反映問題。

當時還是6天工作制,每周隻有星期天休息,我們就把接待日放到這一天。因為來反映問題的人比較多,鎮裡條件有限,地點一般安排在學校操場或教室裡。我們把可能遇到的問題分成七八個大類,不同的問題到不同的教室,老百姓來了一看就很清楚:反映經濟問題的到一個教室去,反映處理案件不公的到另一個教室去,如此等等。接待過程中,有的群眾是反映困難希望政府幫助解決,有的是對政策不了解或是有誤讀,希望我們幫助解釋。一開始,老百姓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過來,沒想到經過我們耐心細致的解釋、疏導、分析利弊,和老百姓的心貼近了,問題迎刃而解了,群眾對黨和政府的信任感也大大增強了。

就這樣,群眾接待日每個月搞一次,堅持了下來。一開始,教室經常被擠得滿滿的,一天要接待上百人,梳理下來能有30多個具體問題。漸漸地,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,群眾來得也越來越少,信訪接待下基層這項工作也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。

其實,“四下基層”制度不僅是習書記倡導的良好工作作風的體現,更重要的是以這項制度為抓手,帶動做好各鄉鎮的脫貧致富工作。那時候的農村,脫貧不容易,但返貧卻很容易,要想確保脫貧成果,必須做到責任包干。“四下基層”就是責任包干的有力抓手。領導干部深入基層,及時了解基層實際,對貧困狀況、群眾生活有基本的把握,自然能有的放矢地開展工作。這種類似“包干”式的方法,在當時發揮了顯著成效。習書記在“四下基層”中了解了寧德的農村,也引導寧德各級領導干部俯下身子,走群眾路線,始終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

採訪組:您的講述讓我們了解到,習近平同志通過“四下基層”了解了寧德的基層面貌。那麼,他是怎樣帶領寧德人民擺脫貧困的呢?

热门排行